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后门失禁
后门失禁

后门失禁

玩过SM应该都知道,在现实调教中加入些情节感,能让M更容易进入到状态。听我要求她以老师的口气,向学生描述她正在做什么,史姐显得既屈辱又兴奋地说:「孩子们,你们知道吗?你们的老师史丽萍,实际是个大骚货,现在你们的老师史丽萍,正站在给你们讲课的黑板前,穿着高跟鞋和露出逼的情趣内衣,手被绑到了背后,脖子上挂着一条狗链,让你们的一位叔叔,也是你们的老师史丽萍的主子,用他比你们的小鸡鸡大了粗了很多的大鸡巴,要开始操你们老师史丽萍的屁眼啦。」

  听了史姐这一番下流的言词,我在脑子里涌上来一股强烈的兴奋,解开腰带把刚才只是拉开拉链的裤子甩脱了下去,两脚向上一蹬地板下身猛地向前一挺,把龟头硬生生顶进了史姐的屁眼里。事先没做润滑被我直接操进了屁眼,史姐的屁眼虽然已经被完全开发出来了,还是疼得她全身上下一阵剧烈的抽搐,但怕被从楼外经过的人听到,史姐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叫声。随后我开始在史姐的屁眼缓慢地抽插了起来,疼得两条腿不停颤抖的史姐,仍是以老师对学生们诉说的口气,按我给她设定的情节继续说着下流的言词。

  「孩子们,现在你们的老师史丽萍,已经被老师的主子,把大鸡巴操进了老师的屁眼里。老师主子的大鸡巴,比你们的小鸡鸡大了粗了很多,而且应该比你们爸爸的鸡巴都粗,操得老师的屁眼火辣辣非常得疼。不过孩子们,因为你们的老师史丽萍,实际上是一个天生的大骚货,所以反而很喜欢,这种屁眼被操得特别疼的感觉。老师的主子一点润滑剂都没给老师用,直接就把大鸡巴操进老师的屁眼里,鸡巴摩擦得老师的屁眼内壁火辣辣的疼,但却也让老师觉得特别兴奋。老师在给你们上课的黑板前,刚被老师的主子操了没一会屁眼,就已经快被老师的主子操到高潮了。」

  史姐以老师对孩子们说话的口气叨念了一阵,扭过脸来又以恳求的口气对我说:「主子,求您把那个假的鸡巴,插到史丽萍前面的骚逼里吧。后面的屁眼被主子的大鸡巴操着,前面的逼里再插上一根假的鸡巴,前后都被鸡巴操上了,骚货史丽萍就更舒服了。」

  我听完拿过了放在旁边椅子上假鸡巴,打开了震动开关直接推到了最大,从后边把鸡巴尽最大程度顶进到史姐的屁眼里,停止了抽插把鸡巴顶在她的屁眼里,探过身把那根震动假鸡巴从前边插进了她的逼里。史姐换上的这身情趣内衣,穿在下身的黑色半透明内裤是从中间开叉的,不需要脱内裤逼和屁眼便都是暴露出来的,我把震动假鸡巴插进了她的逼里后,将假鸡巴的后端别在她的内裤里,这样前端插在了逼里后端别在内裤里,震动着的假鸡巴无需用手扶着便固定在了她的逼里。

  「啊呀呀……主子,我不行啦,来高潮啦!」我刚把假鸡巴插到了史姐的逼里,还没等在后面继承操她的屁眼,史姐低沉吼叫了一声达到了高潮。来高潮时史姐的双腿更加剧烈一阵抽搐,没保持住平衡上身向前一倾扑倒在地板上,差点把面前的白黑板给撞倒了,我插在她屁眼里的鸡巴也脱了出来。因为我是带上套后直接把鸡巴操进的史姐的屁眼里,没有任何的润滑鸡巴在她的屁眼里夹得紧紧的,我的鸡巴从她的屁眼里脱出来时,避孕套被从鸡巴上撸了下来留在她的屁眼里。

  没想到史姐这么快就来了高潮,不过在之前的网调中我已了解到了,奴性很强的史姐是能来多次高潮的,因此等她达到高潮我马上就拽起了她,从旁边的椅子上摸过来一个避孕套,揪出刚才被从鸡巴撸下来夹在了她屁眼里的那个避孕套,准备再戴上一个避孕套后继续操干她的屁眼。

  扭过脸看到又往鸡巴上戴着避孕套,史姐扭过脸大口喘息着对我说:「主子,骚货史丽萍没病的,你可以不用戴套直接操我的屁眼。骚货史丽萍,其实也喜欢让主子不戴套操屁眼,这样虽然屁眼会被操得更疼,可骚货很喜欢屁眼被操得火辣辣的感觉。主子您别嫌骚货的屁眼脏,等您操完了骚货的屁眼后,骚货史丽萍会用嘴,为主子把大鸡巴给舔干净了的。」

  我一听便把已撕开的避孕套扔到了旁边的椅子上,又拉过一把椅子放到了白黑板前,让史姐手扶着椅子靠背叉开腿站好了姿势,没再戴套直接把鸡巴操进了她的屁眼里。没戴套直接操进了史姐的屁眼里,我的鸡巴操在她的屁眼里更容易使出来力度了,而阴茎的皮肤直接摩擦在了肛门内壁上,史姐被我操屁眼时的疼痛感则更强烈了,继续被我操了没一会屁眼,便疼得满出了一身的冷汗。不过确实是喜欢屁眼被操得剧痛的感觉,但同时在插在逼里的震动假鸡巴的刺激,没一会史姐被我操得又再次来了高潮。

  这次史姐的高潮来得更加强烈,脖筋蹦起来多高两条小腿抖成了一团,好在这次有我事先在她的前面放了张椅子让她扶着,这次她没想上次那样直接扑倒在地板上。史姐第二次来了高潮后,在没有任何润滑的情况下,我也基本上把她的屁眼给操开了,鸡巴差不多整根都能操进了她的屁眼里,同时鸡巴在她的屁眼里抽插得也更顺畅了。等她的第二次高潮过去之后,我站在她的后面继续操起她的屁眼后,操干的力度更加猛烈了,操干的速度也更快了,没一会又把她操到了第三次高潮。

  史姐达到了第三次高潮时,我把鸡巴从她的屁眼里拔了出来。这时我看到史姐已被我操翻了屁眼,忽然急速地内外收缩地一阵剧烈抽插,紧跟着史姐低沉深重地吼叫了一声,明显是被我操得麻木了的屁眼失禁了,从屁眼了高速喷出来了一大团的污秽。因史姐是手扶椅子靠背撅着屁股站着,突然失禁喷出来的污秽物喷出了老远,呈放射状在地板上喷了一大片,我意识她可能是屁眼失禁了后,虽然尽最大可能连忙向后一躲,但已经把裤子脱掉了的两条腿上,还是被喷到了很多的污点。

  屋里顿时弥散开了难闻的气味,史姐连忙大口喘息着站起身说:「哎呀,主子,刚才屁眼让你操麻了,忍不住屎都让你操出来了。你快点把衣服脱了,去卫生间里洗洗吧!哦,对了,你别去客厅这边那个卫生间,这个是开托管班时给孩子们用的,里边还是蹲便的没有装热水器,两个卧室中间的那个卫生间,是我们一家平时用的,那里边热水器、浴液什么的都有,你去那个卫生间洗吧。」

  我连忙给史姐解开了被捆到背后的手,史姐赶紧把身上被喷射污秽物的情趣内衣脱了,怕光着身子可能会被外面的人看到,先跑去卧室找了件长身睡衣穿到了身上,又连忙找来拖布拖着喷到地板上的污秽。我没有马上去卫生间里洗澡,从衣兜找出纸巾擦干净腿上的污秽物,也帮着史姐一起收拾了起来。在我的协助下擦干净了地上的污秽,史姐又打开了屋子的窗户和外面阳台的窗户,随后找来了一瓶空气清新剂再屋里好一顿喷。忙活了一阵收拾干净了屋子,我和史姐这才一同去了卫生间里洗澡。

  史姐脱掉弄脏了的情趣内衣去卧室找睡衣时,推开的是卫生间旁边南面卧室的房门,着急间没有顾得上把推开的门关上。洗完澡和史姐一起出了卫生间后,我顺打开的房门往南面的卧室看了一眼,见屋内床头的上方挂着结婚照,显然他们夫妻俩是住在了南面的卧室里,进而想到他们的女儿是住在了北面的卧室里。由此我萌生起了个很邪恶的念头,想到了要去史姐女儿住房间里继续操她。伸手推了下北面卧室的门是虚掩着的,我便拽着史姐的胳膊要她跟我进北面的卧室里去。

  刚才我让史姐以老师对学生的姿态讲下流话时,她表现得很屈辱但实际是喜欢这么做的,现在见我想去她女儿的房间里继续调教她,这下却真的让史姐感觉到了屈辱感。很是用力地向后缩着身子,使劲地连连摇着头对我哀求道:「好兄弟,别别别……你还想继续调姐的话,去我和你姐夫的屋子,去姐开学习班的屋子都行,别在这间屋里调就行,这是我闺女住的屋子,我不想这孩子的屋干这事……」

  个子只有一米六身材比较的瘦,史姐虽然极力地向后缩着身子,但还是被我一把给拽进她女儿住的房间。就是向前拽她的姿势,我把史姐拽过门后又往前一推,把史姐直接一把推到了屋子里面,并回身把房门从里边给划上了。刚刚是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的,史姐只是脚上穿了双拖鞋身上没有穿衣服,用力地向后缩着挣扎是把脚上的拖鞋甩掉了,史姐被我推进女儿的房间里后整个的一丝不挂了。知道不想在女儿的房间里被我调教也逃不过了,担心有可能会被楼外的人看到,史姐只好是先去窗前连忙把窗帘给拉上了。

  知道骨子里有着很强奴性的史姐,有了真正的屈辱感时反而能让她更兴奋。因此把史姐推进了她女儿的房间后,我走过去抓着头发把她拖到了床边,抡起另只手狠狠地抽了她一顿耳光。在女儿的房间里被我狠抽了十几个耳光,史姐果然便又进入到了奴的姿态里,等我松开抓着她头发的手后,又是卑微屈从地跪在了我脚边的地板上。同时在自己女儿房间里被我调教,令史姐真正感觉到了的屈辱感,让她的眼角抽搐了几下闪现出两道鱼尾纹,等主动跪到我面前手眼角里淌出了屈辱的眼泪。

  见史姐竟然真的淌出了屈辱的眼泪,反而更激发起了我凌辱她的欲望,弯下腰把脚上的一只拖鞋拿到了手里,我以严厉的口气对史姐呵斥道:「史丽萍,你刚才不说了吗,从开始被主人调教开始,就接受要做主人的贱奴了。既然你已经接受做主人的贱奴了,哪主人就可以想在什么地方玩你,就可以在什么地方玩你。你个贱货刚才还敢反抗,看来还是不太听主人的话,主人得好好的再收拾下你。」

  在史姐女儿住的房间里扫了一眼,见床的对面摆着一张写字台,上面放了个四寸的相框,里面镶的是个年轻女孩的艺术照,照片里的女孩脸型长得很史姐很像,显然照片里的人就是史姐的女儿。由此我萌生起了个很邪恶的念头,冲史姐挥动了下手里的拖鞋命令道:「史丽萍,趴你闺女的书桌上,屁股向后面高高地撅着,上半身平趴在桌子上,眼睛看着你闺女的照片。主人要在你闺女的房间里,让你看着你闺女的照片,拿拖鞋狠狠抽你的屁股。」

  史姐带着确实产生了的屈辱感,但是在我的强迫和威逼下,也只好撅着屁股趴在了女儿房间的写字台上。我一边说着羞辱她的言词,一边很是用力地抡起手里的拖鞋,开始抽打起了史姐的两片屁股。塑料拖鞋打在了史姐的屁股上,发出了啪啪啪的很是清脆响亮的响声。

  骨子里有着强烈M倾向的史姐,因被我强行在女儿房间调教了起来,真正地萌生起了强烈的屈辱,被我用拖鞋很大力抽打了一阵屁股后,真正进入到了遭人强迫凌辱的无奈和屈辱中。开始史姐是闭上了眼睛没有看着女儿的照片,但在我越来力度越大抽打她屁股的威逼下,过了一会后也知道是睁开了眼睛,看向了就在她额头前的女儿的照片。面对着自己女儿的照片被我狠狠抽打着屁股,史姐呜呜呜地抽泣着哭了起来,眼角不停淌出着眼泪,但骨子里M倾向真正得到了满足,史姐生理上却是难以压制地又兴奋了起来,而且比刚才被我在开托管班那间屋子调教时表现得更兴奋,阴道里溢出的淫水都滴到了叉开着的两只脚之间的地板上。

  我用拖鞋一连在史姐屁股上抽打了几十下,把她的两片屁股整个地打得都红肿了起来。打得抡拖鞋的胳膊都有些酸了,我把拖鞋直接扔到了地板上,刚才因洗了个澡暂时软了鸡巴此时又坚挺起来了,我拽着胳膊拉起来史姐对她命令道:「爬你闺女的床上去,主人现在要在你闺女的床上,狠狠操你个骚老妈了。」

  真正地进入到了被强迫凌辱的无奈和屈辱中,史姐此时的精神看上去有些恍惚麻木,动作麻木缓慢地抬起腿迈上了女儿的床,上了床后便斜着身体歪倒在了床上。

  为了在史姐女儿的房间更充分地侮辱到她,我没有马上也跳上床去操干她,见屋里摆着一个并不太大的立式衣柜,先走过去拉开了衣柜的门,想找一件史姐女儿性感一些的衣服,让她穿着女儿的衣服在女儿的床上被我操。体验到上了大学后无拘无束感觉的年轻人,一般都不怎么太喜欢回家,史姐的女儿虽然就在这座城市里读大学,但应该也是不怎么经常回家,史姐女儿衣柜里并没有多少衣服。我翻找了好一会才在衣柜的最底层,看到有一件红底带白花的游泳衣,上面是带吊带的、下面带有一段短裙摆,于是便把应该是史姐女儿的这件游泳衣拽了出来。

  把游泳衣扔到了歪倒在床上的史姐身上,我往床前走着的同时对她命令道:「把你闺女的这件泳装穿上,主人要在你闺女的床上,让你穿着你闺女的泳装操你。」

  仰起脸很是屈辱地望了我一眼,史姐并没有马上穿上游泳衣,但我跳上了床有狠狠抽了她一顿耳光,史姐也只好是把女儿的这件游泳衣穿到了身上。等史姐穿上了女儿的游泳衣后,我让她撅着屁股趴在了床上,把游泳衣下面短裙摆里的三角底裤,扯到了她左边的屁股上,暴露出来的史姐的逼,在她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下说:「把一只手伸后边来,自己扯着让逼露出来,主人要操你的骚逼。」

  史姐按我说的把左手伸到的屁股后,用手指勾住了被扯到了左边的屁股上的游泳衣下面的三角底裤,我从后边抓着她右手的手腕,把鸡巴猛地操进了她的逼里。跟屁眼比起来史姐的逼松了很多,我的鸡巴操进了她的逼里,远没有操她屁眼时刺激感那么强。不过在她女的床上,让她穿着女儿的游泳衣,而且是带着确实的屈辱感操她,这种感觉却是让我觉得相当兴奋,因刺鸡巴疯狂地操干在史姐虽宽松但溢满淫水的阴道里,我生理和心理上体验到的兴奋感反而都更加得强烈。

  在女儿的床上穿着女儿的游泳衣被我狠操了起来,真正体会到了屈辱感的史姐,在骨子里强烈奴性的作用下,很快就达到了比被我操屁眼时还要兴奋的程度。我从后边在她的逼里高速猛地地抽插也就五六分钟,史姐又是低沉深重地一阵吼叫,阴道的内壁很剧烈地一阵抽搐,在这个周六的下午在自己家里被我的调教中,第四次地在我调教之下达到了高潮。

  又一次被我弄到了性高潮,而是这次是带着真正体验到的屈辱感达到的高潮,史姐高潮之后也就以一种无奈屈从的感觉,开始放开来配着起了我对她继续着凌辱式调教。我把鸡巴从史姐刚高潮过的逼里拔了出来,拉着她翻过来身仰面躺在了床上,拽着她的一只脚腕把她拉到了床边,我则就势下了床站到了地板上,准备站在床下继续操她的屁眼。感觉到了我是想要接着操她的屁眼了,史姐主动将双腿抬了起来,同时还用双手扒开刚才已被我操翻了的屁眼。

  我索性把史姐抬起来的两条小腿,一左一右抗到了两侧的肩膀上,就着鸡巴上刚从她逼里带出来的淫水,先慢慢地将龟头挤进了史姐的屁眼里,随后双脚一蹬地板猛地向前一挺下身,直接把鸡巴满根插入里她的屁眼里,然后扛着架到了肩膀上的史姐的两条小腿,站在床下猛烈高速地抽插起了她的屁眼。

  之前我已经操了史姐很长时间了,这一次又是把鸡巴操进了史姐的屁眼里,疯狂猛烈地操干了几十下之后,达到了马上就要射出来的感觉,抱着史姐的腰又是猛烈地操干了十几下,我明显感觉到了有一股强烈的兴奋涌向了脑海,喉咙部位忍不出发出了一声低沉的闷吼,直接在史姐的屁眼里射了精。

  强烈兴奋中我这一次射出来精液的量很足,而我射精时是把鸡巴满根插入史姐的屁眼里射的,因此大部分精液都射入到了史姐屁眼的深处,把鸡巴从史姐的屁眼里拔出来的时候,只有少部分乳白色的精液被从史姐的屁眼里抽带了出来。被大量滚烫的精液直接射到了屁眼深处,史姐被冲击得浑身上下猛烈的一阵抽搐,但此时她完全进入到了奴的感觉里,稍微缓了下便努力地直起来了腰,头朝床边撅着屁股趴在了床上,习惯性地把头伸到我的胯间,吐出舌头伸到了我刚射完精后还没缩小的鸡巴上,下贱恭维替我舔舐起了刚在她屁眼里射完精的鸡巴。

  我兴奋感十分强烈地达到了射精,史姐更是酣畅淋漓地连续达到了四次高潮,我和她都觉得浑身发酸颇有些乏累。此时正值九月中旬天气依然很热,史姐女儿的房间里并没有空调,我和的身上也都出满了汗。因此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,便一同去了卫生间里洗澡,之后都很累了也都满足了,也就没有再继续玩SM调教,都穿好了衣服坐在客厅聊了会天,看天都快黑了我告辞离开了她家。

  临走是因我送给了他们一台电脑,还帮他们换了这台电脑的CPU和显卡,史姐坚持要把之前便要给我的那一千块钱给我。虽不算是什么有钱人,但一台二手电脑的钱,对我来说还是不算什么的。何况我送史姐电脑的目的,本来就是想借此能调教了她,既然目的达成了如愿把史姐给调教了,因此态度很坚决地并没有要那一千块钱。


  【完】